来源:能见Eknower  作者:饱饱

        

        对于经营一家光伏电站运营公司的王宇来说,这个秋天异常难挨。

        

        近期,王宇公司的多个项目几乎停滞,原因是产业链接二连三涨价,光伏产品采购价格上涨了10%左右。

        

        “这个价格涨幅,几乎吃了补贴的收益。”王宇说,涨价对下游安装商有明显的抑制。即便现在开工,对公司利润的影响也在10%上下,所以他很纠结。

        

        在这一轮寒冬中,身陷其中的不止王宇一个。起源于7月份新疆多晶硅企业事故的涨价,正在发展成今年光伏产业最大的“黑天鹅”,组件企业进退两难,投资企业更是欲哭无泪。

        

        这场危机在8月份持续发酵。受四川汛情影响,8月18日,位于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区的永祥多晶硅厂区按当地政府应急管理局要求,已紧急停产。此后,市场关于多晶硅继续涨价的担忧愈发加重。

        

        最新传来的噩耗令市场境况雪上加霜。据业内媒体报道,玻璃新一轮涨价已在路上,大厂小厂均调价幅度在10%-20%。

        

        如今,市场上组件价格升高,一方面因为产业链各环节产品涨价,另一方面则来自于玻璃等辅材的涨价及市场需求提升。

        

        业内人士称,“以前报价是一周内有效,现在报价要以小时计数。”

        

        在这一轮价格战洗牌中,多数企业已经很难控制风险边界。

        

        涨价“后遗症”

        

        最先陷入绝望的是组件企业。

        

        7月19日,新疆某大型硅料厂发生爆炸,正是这场事故拉开了光伏产业链的涨价序幕。

        

        两个月来,硅料带动硅片涨价,硅片带动电池片涨价,最终引发光伏组件价格飙升。

        

        最糟糕的情况不仅如此。因上游环节将成本增加转移到下游,组件企业还面临着上游涨价,下游业主不买单的窘境。

        

        “最近项目丢了两个了,因为价格涨成这样。” 某组件厂家销售人员说。

        

        上述销售人员告诉「能见」,客户能接受的组件价格根本追不上产业链的价格涨幅。“合同签完涨价了,客户不干直接在项目内就否了,都已经交完预付款了,但涨了不少钱,合同就执行不了。”

        

        业内“撕单”情况屡屡发生,同样陷入恐慌的还有另一主角。今年的8月下询,各大央企的大宗组件集采已经基本完成。但由于组件价格一涨再涨,央企对前期约定的态度也来了一百十度大转弯。

        

        据消息人士透露,央企将在9月底进行集采项目的重新议价,涉及项目规模达到18GW。另外,部分央企二级子公司已经开始酝酿与组件企业单独议价招标。

        

        这种种乱象背后,反映出光伏产业企业已经陷入价格战的恶性循环。

        

        短短几个月前,光伏产业各环节还处于跌价最猛烈之时。组件价格最低在1.3元左右,因此大部分业主的项目测算都是按照7月中旬组件价格跌破1.4元的价格测算收益率。

        

        今年的光伏竞价项目,从业主规模的分布来看,以“五大四小”等央企为主。但哪怕手握千亿资本的凶猛国资,也陷入了光伏产业链的涨价之困。

        

        事实上,目前组件价格回升,在行业低点上测算的收益率已然偏离实际情况。根据目前产业链价格,组件厂商生产成本增长,难以按合同价格持续供货。

        

        “按之前的价格,出一瓦赔一瓦。”有组件企业感叹道。

        

        在产业链水涨船高的提价下,近期单晶组件已经报出了1.8元/瓦的价格,而多晶组件也来到了1.5元/瓦。这显然远超过了投资商的投资测算边界。由于成本居高,重新议价也是无奈之举。

        

        此外,安装商也将直面另一层困境。

        

        进入9月,大部分竞价项目即将即将进入组件供货周期,而产业链价格变化尚未明朗,必定会影响今年竞价项目的并网时间。

        

        另一方面,组件价格上涨必然会影响国内一部分平价项目。是继续装,还是项目延期到价格回落,也是下游企业亟需面对的困难选择。

        

        最新的形势加重了下游企业的担忧。由于收益率无法确定,多数项目或将适当延期并网。

        

        但个别省份对并网时间做出了严格限制。例如陕西省发文要求竞价项目必须年底前并网,否则未来两年不得参与省内项目开发。

        

        重重困境中,作为平价上网前的抢装时刻,下半年是补贴最后时期,此轮涨价让面对组件价格瞬息万变的终端市场“骑虎难下”。

        

        平价上网恐推迟

        

        当组件及下游企业深陷泥潭之时,光伏产业实际上已现隐忧。截至8月31日,多晶硅参考价与8月1日相比,上涨了53.96%。

        

        早在2018年“531新政”发布之后,光伏产业困境就曾引起广泛关注。当年,这一火爆领域被政策骤然“叫停”,由于补贴急剧滑坡,产业链价格也曾降价潮涌。

        

        实际上,监管部门决定“刹车”的背后另有深意。

        

        一年后,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联合下发了《关于积极推进风电、光伏发电无补贴平价上网有关工作的通知》(发改能源〔2019〕19号),风电、光伏平价上网正式官宣。

        

        在政策指引下,一些头部企业在产业动荡稳定后,配合补贴下调主动调价,后全产业链也曾联动降价,以应对光伏上网标杆电价的下调。

        

        不过,此前的降价仍算趋于理性。但在近期上游事故与疫情影响的催化下,这场产业价格战突然再掀高潮。

        

        据行业媒体统计数据显示,当前的组件价格相比去年同期下降了约16%-18%,相比年初价格下降了4.5%-7%。

        

        按照行业合理的技术降本路径,组件价格从年初的1.7元降⾄ 1.4元需要2年的时间。但在疫情影响之下,组件价格在仅仅半年的时间内就下跌到最低1.4元,降幅已超“531”时期。

        

        这场激烈的降价行动暴露了光伏行业的深层问题。除了事故等不可控因素极易困扰行业发展走向外,疫情导致的供需不平衡也刺激了各环节产品价格的“疯狂”。

        

        四年前,我国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收标准提高至0.019元/千瓦时后不再上调。而随着光伏、风电装机规模及补贴资金大幅增长,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不断扩大。

        

        据SOLARZOOM新能源智库专家马弋崴估算,到2020年末,累计补贴缺口将达到4000亿元左右,2030年后累计补贴缺口将超过10000亿元。

        

        在此背景下,市场与政策共同向平价上网驱动。业内称,2021年、2022年起陆上风电和海上风电国家补贴相继退出,2021年光伏行业也将不再有新增补贴项目。

        

        这意味着,留给行业成本与火电看齐的时间只有短短几年。对于产业而言,最大的痛点无疑是如何在降本方面取得突破。

        

        然而,截止2019年年报,国内光伏上市企业主流的毛利率大多在20%-30%之间,这在制造业企业中已属可观。

        

        本以为在光伏企业净利润大幅增长的情况下,产业或许还有降本空间,不曾想今年产业却迎来多晶硅超跌导致的涨价潮。

        

        在这场非理性动作中,行业最大的担忧是,原定于在2021年完成的光伏平价上网目标,或也将推迟实现。

        

        关于涨价期的持续时间,有观点称可能持续到明年一季度,目前还没有看到下降的迹象。

        

        8月25日,隆基股份官网更新最新的单晶硅片报价:单晶硅片P型M6175μm厚度(166/223mm)价格为3.25元/片,单晶硅片P型175μm厚度(158.75/223mm)报价为3.10元/片。

        

        与7月底的价格相比较,此次价格环比分别上涨0.22元、0.20元。

        

        诚然,基于技术进步带来的成本下降,光伏产业已取得非凡战绩。过去十年,光伏发电成本降82%,组件价格降幅超90%的荣耀令产业一只脚已经迈入平价时代。

        

2020年09月04日

平价上网遇到储能强配 新能源企业面临生存之战
欧洲多国推“绿色复苏”:清洁交通、可再生能源、建筑翻新

上一篇

下一篇

光伏涨价“后遗症”:平价上网或推迟

添加时间:

来源:太阳能网  

联系我们



微信号:tynzz1980

电 话:18510330733


本站微信

本站微博

微博昵称:

太阳能杂志1980


本站原创

行业新闻

企业风采